Site Overlay

求下列古文的翻译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floridarealestatevalues.com/,齐雄

王曙,字晦叔,隋东皋子绩之后。世居河汾,后为河南人。中进士第,再调定国军节度推官。咸平中,举贤良方正科,策入等,迁秘书省著作佐郎、知定海县。还,为群牧判官,考集古今马政,…

王曙,字晦叔,隋东皋子绩之后。世居河汾,后为河南人。中进士第,再调定国军节度推官。咸平中,举贤良方正科,策入等,迁秘书省著作佐郎、知定海县。还,为群牧判官,考集古今马政,为《群牧故事》六卷,上之。迁太常丞、判三司凭由理欠司。坐举进士失实,降监卢州茶税,再迁尚书工部员外郎、龙图阁待制。以右谏议大夫为河北转运使,坐部吏受赇,降知寿州。徙淮南转运使,勾当三班院,权知开封府。以枢密直学士知益州。绳盗以峻法,多致之死。有卒夜告其军将乱,立辨其伪,斩之。蜀人比之张咏,号“前张后王”。入为给事中。仁宗为皇太子,与李迪同选兼宾客,复坐贡举失实,黜官。复为给事中兼群牧使。其妻,寇准女也。准罢相且贬,曙亦降知汝州。准再贬,曙亦贬郢州团练副使。起为光禄卿、知襄州,又徙汝州。复给事中、知潞州。州有杀人者,狱已具,曙独疑之。既而提点刑狱杜衍至,事果辨。曙为作《辨狱记》以戒官吏。

徙河南府、永兴军,召为御史中丞兼理检使,理检置使自此始。玉清昭应宫灾,系守卫者御史狱。曙恐朝廷议修复,上言:“昔鲁桓、僖宫灾,孔子以为桓、僖亲尽当毁者也。辽东高庙及高园便殿灾,董仲舒以为高庙不当居陵旁,故灾。魏崇华殿灾,高堂隆以壹榭宫室为戒,宜罢之勿治,文帝不听,明年,复灾。今所建宫非应经义,灾变之来若有警者。愿除其地,罢诸祷祠,以应天变。”仁宗与太后感悟,遂减守卫者罪。已而诏以不复缮修谕天下。又请三品以上立家庙,复唐旧制。以尚书工部侍郎参知政事。以疾请罢,改户部侍郎、资政殿学士、知陕州,徙河阳。再知河南府,迁吏部。召为枢密使,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逾月,首发疽,卒。赠太保、中书令,谥文康。

曙方严简重,有大臣体,居官深自抑损。喜浮图法,齐居蔬食,泊如也。初,钱惟演留守西京,欧阳修、尹洙为官属。修等颇游宴,曙后至,尝厉色戒修等曰:“诸君纵酒过度,独不知寇莱公晚年之祸邪!”修起对曰:“以修闻之,莱公正坐老而不知止尔!”曙默然,终不怒。及为枢密使,首荐修等,置之馆阁。

蔡齐字子思,其祖先是洛阳人。其曾祖父蔡绾,为莱州胶水县令,因而就在此安家。蔡齐少时便成为孤儿,依附外祖父刘氏家长大。考进士第一。蔡齐生得仪表俊伟,举止端庄,真宗见了,回头对寇准说:“得到合适的人啦。”并下诏金吾仪仗给七马骑从,沿途传呼,以示尊宠。状元给以骑从,自蔡齐而始。授官将作监丞、通判兖州,又调潍州。以秘书省著作郎入直集贤院。

仁宗初,蔡齐为司谏、修起居注,后又改任尚书礼部员外郎兼侍御史知杂事。钱惟演镇守河阳,奏请特别赏赐镇兵钱,章献太后将要允许。蔡齐说:“皇上刚即位,钱惟演是外戚,奏请偏赏以示私恩,不可许。”于是上奏弹劾钱惟演。

蔡齐以起居舍人知制诰,入为翰林学士,加侍读学士。太后大出金钱修景德寺,派遣内侍罗崇勋主持,命蔡齐作文记述此事。罗崇勋暗中使人引诱蔡齐说:“赶快作记,就可以得到参知政事了。”蔡齐久久不献上记文,罗崇勋就进谗言,将蔡齐罢为龙图阁学士、出知河南府。参知政事鲁宗道力争留之,齐雄不能得。后来以亲人年老为由,改任密州,又调任应天府,后召还为右谏议大夫、御史中丞。

太后去世,遣诰以杨太妃为皇太后,同裁制军国大事。百官都到皇宫侧门朝贺,蔡齐却要求下属官吏不要去凑热闹,并入见执政说:“皇上风华正茂,且已习知天下政事,现已亲理政事,岂能宜于使女后相接称制吗?”遂被罢免参与政事,复为龙图阁学士、权三司使。有谣言流传说荆王元俨自为天下兵马都元帅的,捕而下狱,且连捕了许多人。皇帝发怒,让蔡齐审讯惩处。蔡齐说:“此不过小人无知,不值得处治,而且处治了又拿什么去安抚荆王。”皇帝醒悟,并立即命将被捕者释放。蔡齐被拜为枢密副使。

交址部落虐待其本部族的人,宜州收留了跑过来的八百多人,有议者说不可让其入我境内,蔡齐说:“蛮人离开而归顺有德,拒之而不祥,请拨给荆湖一带的闲田使之自食其力;若硬将其赶走,肯定不回其部族,必定要聚而为盗贼了。”结果没人听从他的意见。过了数年,这些蛮人果然作乱。

蜀地大姓王齐雄犯了杀人罪被罢职除名,齐雄,是太后的姻亲,未经赦免,便恢复官职。蔡齐说:“如果这样,那岂不歪曲扰乱了法律!”第二天,入朝奏事时说:“齐雄仗势杀人,不仅不死,又很快授以官职,这是以恩废法。”皇帝说:“降他一等给他小一点的官可以吗?”蔡齐说:“若如此以恩废法,那让朝廷以后怎么办!”皇帝只好勉强听从,让齐雄抵罪。

钱惟演附和丁谓,由枢密题名,擅自削去寇准的姓名,却说“寇准自己拒而不写”。蔡齐对仁宗说:“寇准忠义名闻天下,乃社稷之良臣,岂是可以让奸党随便就可以诬陷的了的!”仁宗立即命令磨去题名。

郭皇后被废,将要册立富人陈氏之女为皇后,蔡齐极力论说。后被拜为礼部侍郎、参知政事。契丹到幽州去祭天,并屯兵于边境。朝中辅臣要调兵备战于边境,辅臣与蔡齐轮番献策建议于帝前,蔡齐献三策,料定契丹不会背叛盟约。王曾与蔡齐友善,王曾与夷简却不融洽,王曾被罢去相位,蔡齐也以户部侍郎不再参知政事而归户部本班。不久又出知颍州,后去世,享年五十二,赠兵部尚书,谧文忠。后来颖州的百姓见了蔡齐属下故吏朱寀去参加丧礼,仍然痛哭思念蔡齐。

蔡齐庄重而有风采,性格谦逊退让,从不妄言。有善从不自夸。丁谓执政,想要蔡齐依附自己,蔡齐最终也没能如他所愿。少时与徐人刘颜友好,刘颜因罪被罢官,蔡齐为其上书洋洋数十万言,终使刘颜得以复官。刘颜去世,蔡齐又将自己的女儿给他的儿子刘庠做了妻子。蔡齐一生所举荐的庞籍、杨偕、刘随、段少连。后来相继成为一代名臣。开始,蔡齐并没有儿子,就以从子蔡延庆为后。等去世后,有遗腹子名为蔡延

蔡延庆字仲远,考中进士。授官通判明州。后官历福建路转运判官,提点京东、陕西刑狱。神宗即位初,以集贤校理任开封府推官。在任时有卫士来告发一个黄衣老卒拿着筒火入值刑狱,延庆观察老卒的脸色和言辞,心存疑虑,仔细讯问,果然是被人诬陷,便按律让告者反坐。事情上闻,皇帝开始看重他,乃加任延庆入直史馆、知河中府。第二年,又同修起居注,入直舍人院、判流内铨,并拜为天章阁待制、秦凤等路都转运使,又以应办熙河军需之功,进升龙图阁直学士。

王韶率师进军河州,被羌人断其归路。延庆进言说:“军事本来并不是我所应该参预的,然而军队被困主帅危难,若不赶快救援,恐坏国家大事。”于是传令调兵援救,羌人解围而去,王韶得以全师归来。可转运判官蔡蒙却弹劾其擅自兴兵,朝廷问明情况,将蔡蒙调到其它地方。王韶回来后入朝,延庆代理熙河兵马统帅。在元宵夜张灯,羌人乘此机会埋伏兵马于北关下,并派遣二十九人假装投诚,准备举火内应。延庆窥知其阴谋,全部斩杀,外边伏兵连夜溃逃。又有蕃人官员诈称木征想要投降,让大将景思立前去迎接。延庆洞悉其谋,命令众将不许擅自出城,谁违犯了命令,虽有功亦杀,可是景思立不听,最终兵败而死。

延庆后又调任成都府兼兵马都钤辖。本来那裹从不设置都钤辖,延庆就任属于特命。府属茂州笼络着州属九个蛮族,他们自己推选一人为将统领众人,将常在州裹听约束。而州就处在群蛮中,没有城池,只有树立鹿角以自固。蛮族人屡屡夜入抢劫人们的牲畜,然后让人们用财物来赎取。州民饱受其害,就到郡守李琪那裹请求筑城。李琪上奏于朝廷,皇帝下诏让延庆权衡利弊来处理,延庆下达筑城之命,李琪已去职。继任郡守范百常认为有利,便开工筑城。蛮族首领前来诉说筑城侵占了他们的土地,乞求停止筑城,没得到同意。数百蛮人四面而来,被赶走。第二天,来的蛮人更多,尽数放火焚烧了鹿角及一些百姓的庐舍,并用木梯冲车攻打城池,范百常率众捍卫抵御,直到杀了两个蛮人首领,其余众才退。然而还有游骑仍在四面山上游走,南北道路全被蛮人占据,城中人不敢出城。范百常招募勇士绕道到成都告急。延庆命令与之和解,并上奏乞请派遣接近皇上的内臣共同处理此事。皇帝下韶命押班王中正前往,中正接受旨意,凡军事都得与都钤辖延庆商议。将要出行,中正又说茂州离成都太远,一一与之商议,又恐坐失事机,请求自己可以专决。于是事无巨细皆由中正自己处理,延庆不再干预。监司附和王中正,上奏延庆处置失当,致生边患。延庆被调知渭州,并降为天章阁待制。

夏人禹臧苑麻怀疑延庆在边境有阴谋,使人进入塞内卖马,被守吏抓住报告了延庆。延庆说:“这是他们怀疑,所以来窥视。若将其执而不放,就证实了其疑虑。”于是让人与其商议好价钱留马给钱让其回去。疆吏入敌境偷抢羊马,延庆将他杀死在边境上,并且告诉夏人说:“两国互不侵犯边境,就能互保平安,所以我们把他杀死以示警戒。若有这种事,我们仍然依此处理。”夏人悦服。

曾得一本《安南行军法》研读,效仿其书中办法,使部分正兵弓箭手人马,团为九将,合百队,分左右前后四部。每队又有驻战、拓战之区别,步骑器械,每将都相同。又以蕃兵人马为别队,各随所靠近的分别隶属。而诸将之数,又不及正兵之半,所以让正兵以控制。将老弱置于城寨,比较其远近而为区别。使蕃兵、汉兵不得相互混杂,以防有变。并将此法书写上奏。其时墉延吕惠卿也分头谋划兵事,延庆条列其不便,神宗赞同其议。后召延庆任知开封府,拜翰林学士。又以言官弹劾罢知滁州,历瀛、洪州,又为龙图阁待制,并为高阳帅。过了一年,复职直学士,移任定武。元佑年间,入朝为工部、吏部侍郎。去世,享年六十二,皇上赐钱三十万,由官府备办其葬礼。

延庆有学问,平居简单而沉默,遇事而能分辨是非,所至之处皆有惠政。昔时既为伯父蔡齐之后,齐雄又因蔡齐临终有遣腹子,于是归其本宗,将家中之所有全部付还,无一毫自取,莱州人认为义焉

王曙,字晦叔,隋东皋子绩的后代。世代居住在河汾,后来居住在河南。中举成为进士,被调去当国军节度推官。咸平(年号)时,被推荐为贤良。迁到秘书省当著作佐郎、知定海县。回来后,做群牧判官(官名),考查群牧判官政,写了六卷《群牧故事》,献给皇上。迁为太常丞、判三司凭由理欠司。因为被推荐做进士不是现实,被降为卢州茶税(官名),后来又被任命为尚书工部员外郎、龙图阁待制。依靠右谏议大夫成为河北转运使。又为手下官吏收受贿赂,降为知寿州(官名),又被迁去当淮南转运使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